茶在我之外,我在茶之中

很多时候,我们不愿意打破一种界限,并不是界限的打破需要多大的力量,而是我们在很多时候都不清楚界限和我们处于怎样的状态,和多远的距离。界限仿佛是规则的边缘,某些神秘的东西被圈养于其中。汉斯·霍夫曼的画作是我最喜欢的艺术品,我把他装裱起来,挂在了床头上。一幅画很美,美在木框的规则之中。一杯茶,实实在在,不受任何主观因素的影响,自然的纯粹的静止在桌面上。静止是相对于旁边的一小碗文竹,刚才有点小风从窗户里吹进来,我看见文竹的枝叶产生了移动,是相较于旁边的那一杯未动的茶。房间里空空荡荡,凡是空气能流动的地方都空着。假设整个房间里只有我、一杯茶和一碗文竹三个物,其他东西都不存在,就像是浩大的纯粹的白色里出现了三颗黑点。我没有任何意识上的运动要与这杯茶与文竹产生作用,他们也是没有主动要求或是被动的存在于此。风吹进来我会觉得冷,茶烟会被吹散,文竹的静态会突然被打破。我们是没有任何关系的存在着的三个自然物。我是一个体,茶是一个体,文竹又是一个体。当我像东道主一样的作为中心点的时候,这杯茶与文竹就在我之外,但是当我的意识开始运动的时候,这个空旷的相对的静止的域就会被打破。因为此时的域受到了人的意识的域的影响,在空旷的房间这个域中又出现了一个域,这个域不是客观存在的,是人主观意识形成的。茶与文竹不再是和人平等的纯粹白色中的黑点,而是在人的主观意识下受制于人的一个主观意向。茶烟袅袅,文竹青翠,两者袅娜的姿态不禁都打动了我的心。我从小就深受着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而且也深爱古典的韵味。于是,当我闭上眼睛去感受此时的优柔的韵味时,不自然而然中将自己与茶,与竹在意识上作了交换。茶坐在桌前,竹也坐在桌前,而我在杯中,又在碗中。飘飘然,我们感受着彼此的生存状态。人本来是自然界中最普通的一个物种,但是在不断的进化中开始使人慢慢脱离普通这个概念,思考是最好的证明,意识是最伟大的产物、。每个人的意识都能达到任何人都不能用规则概括到的范围或者说是极限来约束,只要你愿意发动自己的思考,天才就是你的举手抬足之间。忽然,一阵冰凉的风又吹了进来。浑身一个颤抖,全然回到了现实之中。我还是我,茶还是茶,竹子还是竹子;只是人的全身都觉得通透冰凉,舒服轻松,就像是真在土中埋了一回,真在水中泡了一次。后来,长舒一口气,露出笑容。茶在我之外,我在茶之中。当你为人世的浮躁困倦了心灵的时候,当你急功急利遇到挫折失败的时候,当你还想成为你自己的时候,一杯茶,就是另一个自己。

                Copyright © 2002-2017 凤凰娱乐 版权所有  京ICP备14044456号-1